援疆医生的一天

发布日期:2016-11-28 浏览次数:1172

 程义伍

20161110日凌晨3点,刚进入梦乡不久,一个电话打进来,“程老师,这里有个汉族娃娃有了病情变化,你能来一下么?”,值班医生如克亚说道,“这是个住院1周的新生儿,下午哭闹明显,现在精神不好,刚才进食后出现呕吐,呕吐物呈咖啡色”,我冲到暖箱旁,仔细查体,发现患儿反应确实比较差,心肺听诊无明显异常,腹部膨隆,肠鸣音较弱,难道有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立即给予禁食,吸氧下腹部平片检查,好在并不典型,给予加强抗感染、护胃、止血、通便、对症处理,反复叮嘱一定要注意腹部体征,我听的很仔细,患儿父母是皮山县的汉族人,交流起来并不困难,在耐心的交流下患儿父母终于放下焦躁的面容,从一开始的不安、不解,终于有了笑容,待患儿相对平稳后,我赶回宿舍,已是凌晨六点。

早上十点,儿科的医生护士准时交班,今天是大查房,各位医生忙碌的准备病历资料,1030查房开始,床位医生汇报完病史后,我们会根据临床表现给出治疗方案及需要观察护理的地方,今天是大查房,30多个患儿一个都不能少,皮山县90%以上是维族人,绝大部分听不懂汉语,我们先跟当地医生解释,当地医生再给病人家属解释,很耗时间,所以查房的任务很艰巨。

“程老师,19床小孩6个月,住院8天了,一般情况好的,准备明日出院”看着小家伙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跟芭比娃娃似得,真是可爱,谁知半小时后,值班医生急匆匆的拉我到这个小孩的床旁,此时的小孩精神差,面色苍白,家人搂在怀里,不解的看着我,已给他用过“异丙嗪”了,效果不好,我给值班医生说,“换生理盐水,吸氧,肾上腺素应用,再建立一条静脉通道,测血压、心电监护”,一边跟这个维族大姐解释病情,那边的医生护士有条不紊的操作,2小时后患儿转危为安了,“这个输液反应发现的及时,否则后果很严重”,原本轻松的一天,此时变得有些紧张,查完房已是下午一点。

下午四点,医生办公室,一位维族妈妈急匆匆从外面快步走进来,怀里包裹着一个小孩,不清楚说的什么,包裹打开一看,天哪,一个三个月的男孩,乍看似乎没有生命迹象,赶紧听诊器听一下,心跳呼吸都微弱,重度脱水,有休克表现,立即给他心肺复苏,吸氧,建立静脉通道,当时建了三路,扩容,维持心跳、血压,各种抢救有条不紊的进行,孩子的家人也没有问什么,默默的看着我们抢救,估计也是吓得不轻,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下,孩子各项生命体征趋于平稳,第二天小孩能滴溜着眼睛看着我们了,我们这个团体真的很高兴,病房的气氛连续好了几天。

这是个寻常的一天,也是个不平凡的一天,我们深知,儿科是综合性学科,病种繁杂、临床诊断难度大、疑难危重险情多,新疆地处祖国西北边陲,信息相对闭塞,儿科发展与全国平均水平有一定差距,要想更好的为当地儿科服务,为了践行“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疑难杂症不出疆”的理念,为了切实履行国家的政策,为了不辜负院领导的嘱托,为了不给安徽人丢脸,我们都秉着在疆1分钟,工作60秒的信心,把每天活出不一样。

三个月前,我们带着院领导的嘱咐,牢记家国情怀,克服远离家乡、自然环境恶劣、社会环境复杂的困难,经受住了一个党员应该承受的考验,来到了新疆皮山,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之大,感慨祖国的大好河山的同时,也同时感受到了我们身上的重担。刚到儿科病房时,住院病人并不多,新生儿更少,病房环境差,“母婴同室”做的不错,一个新生儿,有二、三个家人陪同,唯一的一台无创呼吸机,不知道如何调氧浓度,还有2台有创呼吸机静静的闲置在一角,转了一圈,信心满满,有种“百废待兴”的感觉。然而一切并不总是如愿,患儿家属对新生儿健康意识的缺乏、经济因素,使得很多新生儿得不到完全的呵护,很多产妇分娩后就会带着新生儿自动出院,新生儿生下来就喂养坚果类食物引起窒息的,有在新生儿脐部涂抹沙漠土引起感染的,有因为娩出时脐带处理不到位引起新生儿破伤风的,还有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没有完全康复就自动出院的,每个生命都是值得敬畏的,我们唯有踏踏实实的工作,希望能够有所改变。

忙碌、充实的三个月,我们因皮山而改变,皮山也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改变,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我坚信,只要积极响应党和政府援疆工作号召,在“援疆大爱”这面旗帜下新疆会越来越美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