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母亲话别

发布日期:2015-9-4 浏览次数:1407

 援疆教师  朱模升

“八月二十五号启程援疆!”当我接到上级短信通知的时候,我的内心顿时不安起来。

从教育局对援疆人员的筛选,到我初步决定申请援疆,再到领导找我谈话,最后决定上报我参加援疆。我一直都是在不安和纠结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决定申请援疆,我有一万个理由:我符合援疆的每一个条件;我也得到了妻子和儿子的理解和支持;我的弟兄姐妹也安慰我要放下包袱,安心援疆……可是我内心深处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八十多岁的老母亲!

母亲年老了!作为子女,我始终觉得唯一能为母亲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不让她为我担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所以这段日子,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煎熬——我该如何跟母亲解释呢?就在这样的纠结中,我艰难地熬过了一天又一天。脑子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该编造出什么样的种奇思妙想的理由,能得到母亲的理解和宽慰。可是终究也没有觉得哪些理由最充分,最有说服力。既然启程的时间已定,我也面临着不得不向母亲“摊牌”的时候了!

买车票,乘车。当我站在母亲的面前时,母亲正在院子里浇花。母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所以院子虽然很小,却被母亲打理的四季飘香。母亲看到了我,立刻高兴起来,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水壶,竟然像接待一个贵客似的把我让到房间里坐下。可是当我看到坐在面前的满头银发的母亲,不知怎么的,竟然又一次犹豫起来,似乎都丧失了说话的勇气,就这么愣愣地坐着,欲言又止。

“二子,我听你妹妹说,你要到很远的什么地方上班。”还是母亲打破了沉寂,一边问,一边定神地看着我。

“嗯,是的。”我机械地答应着。

“那个学校能给你多少钱啊,你要跑那么远啊!”母亲又问。

“妈,这个------”我觉得自己竟然像是当年第一次走上讲台时的情景------连说话也不利索了,“这------不是钱的事儿啊!”

母亲沉默了。

看着母亲脸上略显呆滞的表情,我忽然间倒是来了勇气。我挪了挪凳子,凑到了母亲的面前,低声对母亲说:“妈,你知道吗?我是县教育局公开选拔出来的,是要送到远一点的学校去帮助那里的学校和孩子的。您要知道,只有符合条件的最优秀的老师才有资格去呢!”

“还有啊,那里虽然远了一点,但是地大物博,景色优美,民风淳朴,有很多老师想去还去不成呢!”

“还有啊,那里的大枣、核桃世界闻名。对了,你最爱吃的哈密瓜就是那里的特产!”

“妈,你说我是党员------

“哎呀,这我不是不懂。”母亲打断了我的话,沉思了片刻说,“是啊,你们弟兄姐妹几个,能把自己的工作干好,不拖人家的后腿,我当然高兴啊!你爸在世的时候,一讲到这些就高兴地笑眯眯的。说几个孩子都争气,工作上从来不用父母操心。可是我一听说你逢年过节也不能回来,我这心啊,就——”

“不是的!”我打断了母亲的话,“妈,这些事情领导怎么可能不安排好呢!你就放心吧!只要你在家,吃好喝好,身体健康,我就不担心你了。何况还有哥哥姐姐和妹妹照顾你呢!”

“只要你做的是好事,我就不担心啊。你也不要担心我啊。”说到了生活的事儿,母亲似乎来了劲头,脸上顿时也绽开了微笑。

“你看我,你们都给我钱,可是我不喜欢吃大鱼大肉,一天三顿饭,就吃玉米饼、小青菜,什么毛病也没有!我还能挖野菜做菜稀饭,就连旁边的几个老年人吃了都说香啊。”

“我还能一个人跑到山那边拾花生呢,你看见门口的那个蛇皮袋子了吗?那是我昨天在山那边拾的花生——怎么的,也有三四十斤呢!”

“我还在东边的田埂上种了一块地,都是我自己刨出来的。我点了二斤大黄豆,现在都快要能吃了!”

“我还——”

母亲越说越起劲,似乎浑身都来了精神。我点上一根香烟,静静地看着母亲,一言不发,享受着母亲的絮叨带给我的快乐。也从内心中深刻地体会到,母亲并不是如我担心的那样不顾全大局的人,所有的疑问和担心纯粹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一种最真实的母爱!

从母亲那儿离开的时候,晚霞已经红遍了西边的半边天了。活动一下身体,感觉心里无比舒畅:带着母亲的开心的话语,我真的可以甩掉包袱,轻松启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