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玉心语——新疆和田纪行

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457
碎玉心语
——新疆和田纪行
                                        和田地区教育局  石蕴冬

送 别

    也许每个去援疆的人对新疆最初的印象不同,去新疆的愿望也不尽相同。
    新疆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小时它存在于机智的阿凡提勇斗巴依老爷的故事里,存在于维族歌唱家克里木听去带有诙谐风趣味道的“我们新疆好地方”的歌声中;青少年时随着读书阅历的增加,雪山、大漠的壮阔美景,昆仑玉石、古楼兰国的神奇传说,班超、张骞出使西域建功立业的豪情都让我心神激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新疆是我目光常注的所在,然而事务冗杂,一直没有机缘和它相见,成了内心的一种遗憾。
    接到援疆的消息,我兴奋又有些迟疑。兴奋于多年愿望一朝实现,迟疑在此次出行不是几日游,而是离家工作一年。这不是我第一次长时间远行,四年前就曾外派赴菲律宾工作一年,体会过离家在外的寂寞。今又将远离,也不忍让先生再度孤独;更有母亲年龄已大,婆婆九十高龄。是先生的鼓励坚定了我的信念,于是成行。
    自得知我赴疆的消息,同事亲朋纷纷送来祝福和关心,感受着深厚的情意;临行前,更有市、区、校领导召开欢送会为我们饯行,责任感、神圣感油然而生,暗想此行定不负使命。
                骊歌迭起   旨酒频端
                歧路沾巾   徒增怅然
                班超投笔   志气浩远
                张骞西域   美名千年
                吁嗟我辈   遥思先贤
                心有豪情   风流亦传
                明日登程   万里长天
                风中胡杨   漠上孤烟
                昆仑山下   直指和田
                
进 疆

    进疆的行程早已安排确定。二十一日晚入住安徽省武警总队招待所,二十二日中午集合全部援疆人员召开了简短的欢送会后,下午六点半大家从合肥新桥机场出发,经停西安咸阳机场飞至乌鲁木齐,已是半夜一点。不禁有所感慨:
              昨观庐州月,又经渭城雨。
              如今待飞天山去,撷取和田玉。
    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半再飞和田。漫漫长途、夜不得寐,不能不说是辛苦,然而,我们的心思却完全沉浸在旅程的自我陶醉中:
            天山横亘展玉颜,大漠浩茫起连绵。
            冲破沧桑白云上,笑看丽日与青天。
    到达和田机场已是十点,一路的兴致终于掩饰不了此时的困顿,甚是疲惫的我以为到了终点,却不知还要坐汽车再奔赴一百八十公里外的皮山,和在皮山的援疆战友一起参加为期三天的岗前培训。于是打起精神,再次出发。
    从和田到皮山用了近四个小时,一条公路,两边黄沙,少有绿色。天上彤云低垂,顿生空茫之意。在此培训三天,再返和田。

皮山三日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刚吃过晚饭,皮山的天空依然明亮,大家才体验到这里和安徽两个多小时的时差。清风拂过,已有凉意,却让人感到惬意。空气中有微沙,同行的人说嘴里都有涩涩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昨晚居然下雨了,屋顶和地面略有水迹,空气里有些潮湿。在外面感觉手冰凉,大家穿起了外套。小汽车上都是泥点,想想这可能就是以后雨中漫步的效果——身上淋的不是水点而是泥点,有点儿尴尬了啊。不过听来过的人说这里很少下雨,多沙尘。多情的雨滴是在欢迎我赴约的嘛?
      皮山荒漠地,雨水连年稀。绿树生意少,黄沙平天际。
     前生许有缘,万里赴约期。念我心良苦,初来泪频滴。
    第三天皮山又下雨了,在这年平均降水量只有39.8毫米的地方,雨水是很难得的。是怕我们初来不适应这干燥的气候吗?希望我在的时候是降水量相对高的一年。
    皮山用多情的雨滴欢迎我们的到来,安徽驻新疆援建指挥部的领导用周到的服务、严格的要求欢迎了我们。
    下午到达安徽省援疆指挥部驻地的时候,领导早已为在皮山工作的老师医生安排好了房间,发放了生活必需品。他们一到达,对照房间号立刻就把行李物品安放在了房间。我们派驻和田的人员在晚饭后住进了宾馆——徽商大酒店,看到这名字,大家都笑了,说有回家的感觉。
为期三天的培训报告,从新疆和田皮山反恐维稳的形势及安全须知,到反恐防暴的综合演练;从和田教育卫生医疗的情况介绍,到历年援疆取得的成绩;要求大家增强纪律意识,保证个人安全,做好援疆工作。每个人都明确了即将面对的工作环境、工作任务。报告结束后,大家召开小组讨论,总结学习的心得体会。选派代表发言,表达自己的决心,都表示将以饱满的热情迎接即将开始的工作,绝不给安徽丢脸,不给自己抹黑。
    新疆—和田-皮山,注定留下我们的印迹。 
         
大漠初探

    适逢古尔邦节,放假五天。指挥部为让我们这些新来者体验南疆的风情,带我们去塔克拉玛干沙漠。
    好期待,在我的脑海里,无数次闪现过“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现在真的走在了赴大漠的路上。车行十数里,刚出和田市区,展现在面前的便是茫茫大漠了。当然只是在南端靠近和田的浅近地区。一个个淡黄近乎白色的沙丘相连,波浪般起伏着向远处天边铺展而去。走在细软的沙子上,看着风吹过留下的丝丝印痕,内心的柔软一角被触动,莫名的似乎要落下泪来。那印在心里的诗词里的大漠啊,轻脆的驼铃呢,坚韧的胡杨呢,反弹琵琶的舞者呢,还有醉卧沙场的将军……都随风而逝了……
    和阿沙漠公路从此经过将茫茫大漠分成两部分,又种植红柳防风固沙,所以大漠的苍茫旷远以及它的雄浑孤寂并没有充分体现,反而变得有丝喧嚣了,应了人们的有人在玉龙喀什河里捡到了真的或假的玉石的谈话,还有用滑板滑沙的快乐体验。
    没有看到和朋友共同期待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时间不对,玉龙喀什河亦显干涸,难免有些失落。去年援疆的刘建军校长安慰我说“读到一个资料‘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是王维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的居延海上触景而发。在和田的沙漠看不到此景也不遗憾。”是的,“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居延就是今天的额济纳,那里还有最壮美的胡杨林。王维经过黄河再来到大漠,内心定多震撼。只是读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人习惯只要到了沙漠就会想起来。不管哪里的大漠哪里的河,固定在中国人的心里成一种情怀。
    没有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但穿越沙漠的和阿公路和路旁的红柳却震撼了我的心灵:茫茫大漠中的公路像是在沙海中的一道碧波,延伸到天际。据说这是目前世界最长的贯穿流动沙漠的等级公路,也是中国最早的沙漠公路之一。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古丝绸之路的中心,如今已是石油勘探开发的主战场,是中石油、中石化的主力油气田基地,途经轮南油田、塔河油田、塔中油田,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目前也是众多旅游者前去观光的目的地之一。和阿公里全长427公里,南北纵贯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地带,被誉为人间奇迹。在这样的奇迹面前,我不能不由衷感叹:
       嗟尔塔克拉玛干, 黄沙莽莽平入天。 
       锁路红柳连远客, 寻玉万里下和田。
    拍照留念并与先生分享,先生也随即附和:
        大漠翰如海,层层起沙波。
        遥望一带碧,玉龙喀什河。
    我无意纠正先生的错误,我知道他一定把照片上的公路当成了玉龙喀什河。
    此行只到沙漠近缘,稍有遗憾,不过我已来了,还有许多的机会去体验,定不负心中与大漠之约。

相 忆

    万里行程,一日一夜走过,身心俱疲,幸有先生“一路相伴”。尚在乌鲁木齐飞往和田的途中,先生的问候早已到达和田:
      月朗星稀不夜天 , 无端思绪梦难眠。

      随风遥寄平安去  ,飞越昆仑下和田。

       (注:先生名平安)

    及至皮山,睡意未酣,清晨八点,又被先生的信息“吵醒”:
       故园晨来早,和田夜未央。
           传语遥问候,女儿梦可香?
    来和田三日,正是七夕。和田宾馆院内的葡萄架忽然唤起儿时的记忆:小时,听老人讲,这个晚上在葡萄架下就能听到牛郎织女的悄悄话,今天终于坐在高高的葡萄架下了,悄悄“说话”的却是先生:           
              (一)
       不辞辛苦去支边,斯人离去又一年。
       幽思随风千万里,飘飘总是绕和田。
              (二)
       君行万里赴和田,葡萄架旁安家园。
       七夕良宵偷听仙,是夜葡萄酸与甜?
    深情款款,又不乏调侃,让人如何不牵念。此刻,先生、儿子……我浮想联翩,禁不住儿女情思喷如涌泉:
      
                 (一)
       万里辞别半月余,苍茫大漠连戈壁。
       儿在金陵君淮北,遥对时空心相忆。
       一家三下居,团圆日迟迟。
       怜君独步游,夜半枕孤寂。
       故园缠绵雨,道我相思意。
       南疆碧晴川,安好莫挂记。
       关山重重远,各自保平安。
       风吹落叶秋色染,天气微凉加衣衫。
       画栏丹桂篱畔菊,对花品茗且高眠。
              (二)
       七彩巧云布满天,一弯新月挂窗前。
       举首遥望银河远,低眉轻唱鹊桥仙。
……
    这个七夕,算是全了儿时的心愿。“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哦,这葡萄架……


    想说说和田宾馆的葡萄架。

    初见,惊异于它的高,载我们进来的大客车从中轻松穿过。后来才知,它是进出的通道:和田宾馆有东西前后两座楼,南北为安徽天津、北京的援疆指挥部――津皖大厦与京和大厦。这葡萄架环绕和田宾馆前楼四周,想去后面的所在,车辆和行人皆需从葡萄架穿行而过。
    再惊异的是长度,不是专门种植的场所,有那么一架两架做观赏而已,而这通道的用处就不大一样了呀。没过两天便有人说计量出了长度约500米,当然是用他的脚步测量的。大家一笑,也并没有提异议的。

    更惊异的自然是上面挂满的密密匝匝成串的葡萄。秋风已起,正是成熟的季节,绿色的、紫色的结结实实的饱胀的果粒,贴在精心搭建的木架上,挂在两层楼高的头顶上。让我们这些初来人的眼睛时刻盯着它,也忍不住偷偷的摘上一串。只是这是属于和田宾馆的,我们小小的做贼体验过清甜满足好奇心后,就只有观赏了,甚至有人已可以视而不见了。

    现在它是我们早晚业余时间的散步健身场所。有单人跑步的,有三三两两散步闲聊的。当然也有几个略有孤独的人,围着这葡萄架,一圈又一圈,静静地走着,或是继续思考未完的工作,或是感受时节变换、思念远方的亲朋好友,直到太阳高高升起或暮色渐渐降临……

    无风时,枯叶静静坠落;风起时,叶急匆匆脱离。这葡萄架见证着一批又一批在此经过的援疆人,知道他们的喜怒哀乐。
    这一年,我将日日走在这葡萄架下……

  (2017年9月14日写于和田驻地,作者系淮北市第七中学选派援疆支教老师,于2017年8月入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