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边处亦关亲

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326
大漠边处亦关亲
——喀让古亚结亲之旅

万里支教皖赴新,不期他乡有远亲。

维汉原本一家人,亲住喀让古亚村。

      来到和田地区教育局二十多天,一直寄身支教办。今天终于搬到了教研室的一个办公室,有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于是打扫卫生,桌子抹凳子、擦玻璃,叫周围的一切统统变明亮起来。这将是在和田的工作之家,尽量让它变得舒适吧。没想到,刚安顿好了“家”,就多了亲戚临下班,领导安排了一项工作——周三上午去洛浦县的喀让古亚村结对认亲。

      以前在单位,新老教师结对,师生结对,我太熟悉不过。但这样的结对认亲,我只是在先前的援疆老师那里听说过,“民族团结一家亲”专项活动是维护民族团结的一项重要举措。要去见一个维族亲戚,我心里不禁充满着好奇和期待:那是怎样的一户人家?这里的村庄是什么样的?回到住处,赶紧打听去亲戚家要带什么礼物,又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查找将要前往结对认亲的乡村――和田市洛浦县山普鲁镇喀让古亚村,计算着从和田市里到目标地点的距离,搜寻关于当地风土人情的介绍,遗憾的是网上关于这个地方的介绍太少。我只是无端地觉得这里应该是处处沙丘和浅草的戈壁,高高低低的戈壁滩上,三两人群、几十只牛羊,间或三五株胡场、红柳,满目苍凉。

      汽车从和田市开出不久,离开了城市的喧嚣,走上315国道,一路蓝天幽远,道路两旁逐渐变得荒凉起来,路旁只有一丛丛矮小的灌木,远处茫茫一片,也分不清是沙漠还是戈壁。我一路举着手机,想捕捉一丛火烧红柳的惊叹,抓拍一树金黄的胡杨。

      渐斩地,前方的树多了起来,汽车也在此转入乡道,路边的风景也突然巨变,高高的白杨两旁耸立。我们知道离村庄近了,都兴奋起来。不大一会就来到喀让古亚村,远远地就望见村委会大院门上悬挂的宽大的横幅:“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没想到这偏远的小村竟然有如此浓郁的政治热情。站在村委会大门口,只见院内有很多宣传栏,因为距离远,也看不清上面的内容,但感觉这里的村务工作做的很好。

      这是一个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村。随行的教育局努尔曼古丽老师和当地干部进行了简单的沟通,村长给我们派了一位熟悉村民情况的警察小伙,陪我们寻找要结对的村民人家。

      首先到的是蔡老师亲戚家,女主人早就立在了门前,热情地招呼大家进了院子。拿出核桃,敲去外壳,递到我们手上。我们也送上带来的米面油和砖茶,表达心意。努尔曼古丽老师为我们翻译,大家聊起了家常,问及家庭状况,有什么生活上的困难。蔡老师拿出本子,细心地记录起来。

      我环顾四周,看左邻右舍,家家都有葡萄架。不由得想起听人说过的葡萄长廊,这葡萄长廊,原是和田县巴格其镇的农民为了节约土地,把葡萄种在路边,枝条伸展向空中。后来进行规划推广,在全县形成了葡萄长廊,据说已达1500多公里。葡萄长廊的建设,节约了土地,有效保护和改善了生态,同时美化了环境,已成为戈壁绿洲的一大景观;不能不让人叹服当地农民的智慧和创造精神

      正想着,大家招呼我去合影,纷纷拿出手机拍照,见证民族一家亲的时刻。临行,热情的主人还送了蔡老师一大袋核桃。

从蔡老师亲戚家出来,我们了张老师的亲戚家,然后赵老师的……热情迎送,欢声笑语,我们一遍遍地重复着类似的认亲过程。

      终于等到我和依巴代提汗大姐认亲的时刻,站在32号门前,迎接我们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我正诧异,经努尔曼古丽老师介绍,才知道是她的女儿,而她本人正躺在外面的床上,生着病。我急忙走过去查看,只见她形容枯瘦,满脸皱纹,一点不像五十多岁的人,放在被子外面的手不停地抖动。见来了人,她挣扎着要坐起来,却是体力不支,我摆手让她不要动,坐到了她的床沿上,问起她的情况:卧病在床有四年了,心脏病、高血压,一直困扰着她。还有眼睛也不大看得见了,去医院看也不知是青光眼还是白内障,给开了药吃。我此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我赶紧掩饰:转过身去,拿起带来的礼物奉上……

      她的女儿爬上葡萄架,为我们摘下多串葡萄……

      从我的亲戚家出来,遇到几个小孩子,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煞是惹人喜爱。我们停下脚步,笑对他们说“你好”,他们有点害羞,走开几步,忽然说“老师,你好”、“一二一”,大家都笑了——孩子们太可爱了。然后又讨论,这些孩子可能是幼儿园或一年级的,全面推行的国家通用语教学让他们学会了简单的词语。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之间真的可以面对面交流,不必像他们的父祖辈需要翻译了,这令我们感到些许欣慰。

      一路走来,迎接我们的大都是维族的姐妹,偶尔见到一两个大爷,少有年轻的维族兄弟。这极为类似内地的乡村,平时村里都是些留守人群。我想,这里也早已融入了祖国改革开放的大潮,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吧。

      这里的人家格局大体相似:宽宽的大门——或木制或金属,方正的院落,布满院落的高高的葡萄架,清一色方木制作,整齐,爬满架上的葡萄藤叶撑起了满院的阴凉,成熟的葡萄或红或绿,恣意地吊挂在葡萄架下。木制的凉床沿墙而放,上面铺着被褥之类,来了客人又拿出精致的坐垫,以示尊重之意。

      虽说是“标配”式住宅,但大门的材质、装饰,院子的大小,葡萄架搭建的是否精致和是否经过油漆,凉床是否宽大时新,被褥坐垫的质地和新旧,仍然体现出生活上的贫富差距。可能是风俗的原因吧,我们没能进入到室内,所以也没有看到室内的陈设。

      让我惊讶的是村庄的管理。路面整洁,即使有的地方就是沙土路,也不见有垃圾堆积。房屋还算整齐,每家每户的大门上有二维码;评星等级,最高的好像是七星;卫生等级,大都是被评为整洁家庭,有一家门上牌子三个字――卫生差,体现了这里管理的认真和严肃;家庭状况评级,如幸福家庭、平安家庭。站在门外,你对这家人已经有了基本认识,如此精细的管理,不能不令人叹服。

      回来的时候,再次经过村委会,旁边的酒店正在举办婚礼。我们不想打扰忙碌的主人,但好客的新郎父亲还是为我们送上了羊肉抓饭和拌面,我们只有道谢和祝福了。

      归途,乡村公路依然树阴浓密,两旁钻天的白杨笔直挺拨;大家吃着亲戚送的核桃,努尔曼古丽老师又一次说起家乡和田的骄傲:“和田三棵树”——核桃王、梧桐树王和无花果王树。转眼又上了315国道,极目望去,天边一带远山,轻描淡写……大家感叹着不能见证“三棵树”的遗憾,说是就留作来日的念想吧。而我此时已没有来时的兴奋和期待,六七个小时认亲之旅令我稍感疲乏,虽然“和田三棵树”又一次牵动了我的神游,但心头挥之不去的却是依巴代提汗大姐卧病床头的影像,我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下次再来访亲时一定准备好相关药品……

                  石蕴冬 9月24日于和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