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援疆律师陈贤曹旭夫妇事迹

发布日期:2017-10-18 浏览次数:1680
安徽援疆律师陈贤曹旭夫妇事迹
   陈贤,女,汉族,1972年8月生,安徽天定律师事务所律师,安徽省首位援藏援蒙援疆女律师。曹旭,男,汉族,1971年9月生,安徽天定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4年,陈贤报名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成为安徽省首位援藏女律师。三年多来,陈贤先后辗转西藏、内蒙古、新疆等祖国边疆条件最艰苦的地区,让法治阳光照进每一位少数民族同胞的心中。在陈贤的感召下,丈夫曹旭义无返顾地追随妻子的脚步,成为“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全国唯一“夫妻志愿者”。
她是安徽首位援藏女律师志愿者
   2013年,安徽滁州定远县天定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贤偶然间看到了失去双手的“草原律师”郭二玲参加“1+1”法援志愿行动的事迹,深受感动的她当即决定报名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行动,因错过了报名时间遗憾未能成行。2014年春天,在爱人曹旭的支持下,陈贤再次报名参加“1+1”法援志愿者招募。在申请书中陈贤写道:我甘愿放弃优裕舒适的生活,甘愿忍受亲人离别,抛家舍业,甘愿忍受艰苦恶劣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发扬不怕吃苦,顽强拼搏,无私奉献的精神,让法治的阳光照亮雪域高原的每一个角落。一个月后陈贤的愿望实现了,她有幸成为滁州市首位“1+1”志愿律师,也成为首位安徽援藏女律师,被分到了西藏昌都。
   陈贤的援助地西藏昌都市卡若区平均海拔3270多米, 98%的居民是藏族,是全国200多个“无律师县”之一。刚到高原的陈贤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鼻子时常出血,因过敏导致全身奇痒难忍,两条腿被抓得鲜血淋淋,吃了过敏药才渐渐恢复,但两腿上留下了大大小小几十处永久疤痕。陈贤住在10楼,办公室在4楼,经常晚上下班时遭遇停电,只得忍着害怕硬着头皮摸黑爬楼……环境的艰辛、条件的简陋、身体的不适都没有让陈贤退缩,她迅速投身到法律援助工作中。
   卡若区经济相对发达,开工项目多,农民工讨薪、工伤案件也多。然而这里的法律资源又十分薄弱,当地群众严重缺乏法律意识,普遍存在“信访不信法”的现象。藏区海拔高、交通不便,为了调查取证往往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语言又不通,办案难度极大。这些都没有难倒陈贤,她一村一寨的做普法宣传,一件一件的精心办案。陈贤办理的第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就是一起工伤赔偿案。藏族姑娘扎西曲珍因工伤造成七级伤残,医药费花了几万元,与当事公司在赔偿上调解不成而起诉到法院。陈贤受理案件后,一刻没有放松,从取证到庭审辩护,经过一审、二审、重审,终于帮助扎西曲珍拿到了几万元的赔偿金,还争取到了17万元的工伤赔偿。扎西曲珍不懂汉语,拿到判决书后,她双手紧紧抓住陈贤的手臂,眼里流出了激动的泪水。陈贤从事律师工作多年,而那一刻她真正感受到律师这份职业的崇高价值,心底也涌起了无比的快乐。
  还有一次,一名叫次里巨丁的藏族农民被老板拖欠了几千元的工资。次里巨丁不相信法律援助可以帮他免费打官司,但又没有更好选择,只好抱着怀疑的态度找到了陈贤。陈贤了解情况后说:“我一定帮你讨要工资,而且不收你的费用,请你相信我。”受理案件后,陈贤认真准备案卷,法院一审判决那名老板应按规定支付工资。没想到老板不服,又提出上诉。陈贤多方奔走,最后法院二审维持原判。次里巨丁拿到判决书,竖起大拇指对陈贤说:“没想到你真的帮了我,还不收钱,你是好律师!”
  随着工作的深入,陈贤越来越感受到藏区群众对法律知识和法律援助的渴求。她更加努力的工作,希望能帮助尽可能多的人。在西藏开展法律援助一年时间里,陈贤办结58件案件,是该地区上年度办结案件总数的近三倍,为受援群众直接挽回经济损失100多万元,受到了当地政府和群众的称赞,并被授予西藏“法律援助群众满意律师”称号。
他们是全国唯一一对法援志愿者夫妻
  一年的援助期转眼就到了,陈贤舍不了藏区纯净的蓝天白云,更舍不了受援群众焦急的眼神。2015年陈贤申请继续留在西藏开展法律援助工作。组织上考虑她的身体状况,把她派往内蒙古开展法律援助。
  与2014年的孤身一人不同,这次陈贤的丈夫曹旭站到了她的身边。曹旭也是天定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起初对妻子援藏的举动他认为是“头脑发热”,而一年来每次与妻子在网上聊天或电话通话,他感受到妻子丝毫不减的热情和不曾有过的快乐。儿子上大学,父母身体好,受到妻子感召的曹旭也萌生了参加法律援助志愿行动的念头。但这一去就意味着放弃了原先积累的客户资源和可观的经济收入。在陈贤的鼓励和动员下,最终曹旭毅然决定跟随妻子的脚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2015年,曹旭郑重地向司法部申请并获批参加当年“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与陈贤一道被派往内蒙古。这一对原本普通的律师夫妻有了新的身份:全国唯一一对法律援助志愿者夫妻。
  夫妻二人虽同在内蒙古,但是陈贤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曹旭在乌海市海南区,相隔300多公里。内蒙古常年干旱少雨,春天多沙尘暴,冬天漫长而寒冷。夫妻俩要见上一面得转四次车,历经七个小时车程,有时遇到大雪封山,几个月都见不上一面。很多次曹旭在刺骨寒风中拖着行李转车时都产生过短暂的动摇,但两人只要一见面,谈起成功援助案例的兴奋,又让他觉得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让那些急需帮助的人感受到法治阳光的温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成就感和快乐呢?在边疆开展法律援助工作很辛苦,他们约定每天工作结束后打电话报平安,这成了他们消除疲劳的最好方式。在内蒙古的一年里,陈贤共办结85件案件,为当事人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00多万元。曹旭办理民事、刑事、劳动仲裁案件31件,代写法律文书46份,接受咨询141次,为受援人挽回经济损失60余万元。
他们立志让法治的阳光洒满祖国边疆
  在内蒙古的援助工作结束后,对法律援助志愿行动“上瘾”的陈贤、曹旭再次申请参加行动。2016年,陈贤、曹旭被派到新疆开展工作,一个在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一个在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
  阜康市民陈瑛,多年前儿子遭遇车祸丧失劳动能力。陈瑛起诉到法院,因没钱请律师被迫撤诉。经人介绍找到曹旭后,曹旭立刻受理了案件,迅速收集证据再次起诉,促成法院开庭审理。激动的陈瑛要把家里养的鸡送给曹律师,还要请他吃饭,都被曹旭一一回绝了。陈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住地说“没想到有曹律师这样的大好人,我真是遇到‘活雷锋’了”。针对新疆特殊的社会稳定形势和落后地区少数民族同胞法律知识匮乏、法律意识淡薄的状况,在完成法律援助案件办理的同时,陈贤、曹旭把开展法治宣传作为工作重点,他们办讲座、发传单,把法律的种子送上高原,送到牧场,送进村寨。
   从事法律援助志愿工作三年来,最让陈贤、曹旭牵挂的就是父母和儿子。两人经常打电话回家报平安,老人们也都理解并支持他们的工作。儿子今年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也来到新疆跟曹旭在一起,一边准备司法考试,一边帮着处理些案件,增加法律实践经验。
  再过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陈贤在新疆的志愿服务工作就将到期了。近日,她再次提交申请,第四次请求组织上批准她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法律援助志愿行动是无偿为困难群众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许多人想不明白,夫妻俩都是律师,放弃可观的收入和安逸舒适的日子,非要到艰苦的边疆去援助,图什么?陈贤曹旭两人的回答惊人的相似,陈贤说,“当那些期待、绝望、无助的当事人,因我尽心尽力为他们提供的法律帮助,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我图的就是他们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曹旭说道,“参与法律援助的这两年让我重新思考和认识了律师这份职业的价值和意义。每当看到当事人得到公正的判决后脸上露出的笑容,我都感到发自内心的快乐。与之相比,那些物质上的损失又算得了什么?”
   陈贤、曹旭先后获得“1+1”法援志愿行动优秀律师、“CCTV2016年度法治人物”和安徽省“最美人物”等荣誉称号。2016年,陈贤当选“中国好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