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团结幸福水

发布日期:2018-10-15 浏览次数:928
为了团结幸福水
    “水,生命之源。”在极度干旱的荒漠性气候条件下的南疆地区,这种感受尤为深刻,沙进人退,风吹城跑的历史悲剧曾一幕幕上演。曾几何时,南疆的维吾尔族群众上坟祭祀祖先时形成了一个特有的习俗――提一个装满水的葫芦,把水浇到先人的坟上,以慰藉先辈的盼水之灵。多少辈以来,水就是南疆群众毕生的渴望和追求,有水的地方就是他们心中的天堂。和田地区水形势尤为严峻,不必说工农业生产用水,单单是人民群众的生活用水都难以得到有效保证,许多偏远农村居民即使是饮用涝坝水,也不得不远行一二十公里外去取。涝坝水都是在一年中水量最丰富的季节存留下来的死水,污染严重。长期饮用涝坝水,会产生各种疾病,甚至爆发霍乱与鼠疫,严重地侵害着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水之盼,南疆人民万千年来解不开的情结。
    和田地处昆仑山北麓、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特殊的气候环境,年平均降水量不足40毫米,年平均蒸发量2600多毫米,是我国最干旱的区域之一。虽然昆仑山浅山地带依托高山冰雪融水形成了大小36条河流,但大部分河流流经戈壁即已干涸,即使是喀拉喀什河和玉龙喀什河这两条最大的河流,也呈现出突出的季节性特点,丰水期山洪肆虐,枯水期断流,以致和田地区绿洲面积狭小,沙尘频发;千百年来,古老的和田城被风沙逼迫南迁了150公里。
    水是和田人民的头等大事,也是地区党委和人民政府不懈的追求。从地区第一任党委书记黄诚开始,和田地区党和政府兴修水利、造福人民的努力从来都没有止步。“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电影《五十八座半》中的水利专家王蔚、和田第一任地委书记黄诚用一生践行着共产党人的承诺。
    “脚踏昆仑40载,只为团结幸福水。”自1958年从内地调到和田工作,便揭开了王蔚兴修水利造福和田民众的序幕,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和田,王蔚用尽自己的一辈子做一件事,那就是为了“团结幸福水”。在和田工作的30多年间,他徒步走遍了和田的高山戈壁和大漠,考察了和田大小全部36条河流。高山峡谷间,经历了多少次生死的考验;夜半更深里,攻克了多少技术的难关。33年当中修建五十八座半水库,建成24座永久性渠首、2万多公里的水利渠道,他得怎样地忙碌,怎样地争分夺秒、不分昼夜!他终于积劳成疾,正当他正准备为自己一生设计的最重要的杰作――高山水库乌鲁瓦提水利枢纽大展宏图时,却不幸晚期癌症缠身,尽管他仍然全身心投入人生中最后的追求和梦想,但他还是没能等到“高峡出平湖”的现实。他带着遗憾去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是坚持从乌鲁木齐的医院回到他奋斗了一辈子的和田,他要留在和田的大地上,要看到和田人民修建好乌鲁瓦提水利枢纽,要看到在乌鲁瓦提水库的水滋润下的和田绿洲日益壮大。皮山县皮亚勒玛的乡亲们从一百多公里外赶来,只为见他们的“水神”最后一眼,为他送上皮亚勒玛的红石榴;排孜瓦提水电站的代表恳求,水电站曾洒过王总的血汗,让王总长眠在那里吧!地区水利局同志坚持王总魂归玉龙喀什河渠首……最终,地委代表和田各族人民,把王蔚安葬在喀拉喀什河渠首,那是他呕心沥血领导修建的工程,如今那里已经绿树成荫,碧波荡漾。墨玉县萨依巴格乡农民,担心墓地太低太潮,一夜间把500吨土送到渠边,筑起了高大的墓地平台。和田的水神王蔚啊,“你从风尘中来,感受过三十六条河水的悲哀。你从百姓中来,涌进了五十八座水库的情怀。你从冰川走来,筑就了乌鲁瓦提水库的盘胎。你驾仙鹤飞来,俯瞰着和田广袤绿洲的到来。”
    在和田,为了水战天斗地的故事太多。策勒县战斗渠的建设又是一首党和政府领导人民引水造福人民的英雄史诗。1956年3月,时任地委书记黄诚对就任中共策勒县委书记徐成章提出了明确要求:“一定要改变那里的干旱面貌!”从此,一场声势浩大、艰苦卓绝的引水工程拉开了大幕。工程建设历经30多年,先后三代人前赴后继投入到工程建设之中。各族人民、干部群众为了“团结幸福水”并肩战斗,产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涌现了多少模范英雄:策勒水利事业的奠基人时任策勒县委书记徐成章,策勒水利团第一任团长、水利战线前线总指挥时任策勒县长买买提库尔班•吐尔逊,第一代战斗渠人、战斗渠精神和智慧的代表者代知言…… 
    民丰县“八•一八”水利工程是又一个南疆人民兴修水利、战天斗地创造的奇迹。工程历时五年,投入劳动力30余万次,挖运土石5万多方,在海拔2000多米的岩石峭壁上凿山引水,开渠39公里,其中隧道5656米。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修建这样的工程完全靠人力,工程的艰巨可想而知,建设者们以血肉同自然相厮磨、用身心与土地相砒砺。逐水而居,他们太能体会文明的发展以水为基点,祖祖辈辈对水的渴望在他们身上生发出巨大的能量,干部群众团结一心、各族人民众志成城,困难磨练了他们更顽强的意志,难题催生了一项项急中生智的创造,工程在悲壮与痛苦中不懈地成长……
    在和田,有一个饮水思源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那就是位于“五好建设”先进典型乡和田县布扎克乡的托乎拉村水厂内的改水纪念碑,这是一座铭记着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社会各届为和田人民谋幸福的丰碑,也是一座和田人民“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感恩纪念碑,此碑见证了前国家领导人李瑞环一家以及社会各届为和田人民防病改水捐助爱心的动人故事。在李瑞环同志的倡导和带动下,全社会共捐款1500万元,新疆自治区在三年内每年出资一个亿解决全疆改水工程,给予和田地区打井补助每口1万元,帮助和田地区打井750口,有效地解决了当地人民饮水问题。
    水,永远是和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绕不开的主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对水的需求量与日俱增。水利事业也成了援疆各兄弟省市的重大关切,我们安徽对口援疆以来,高度重视对口支援的皮山县水利建设。近年来,不断加大对皮山县水利事业的投入。2017年9月开工建设的皮山县金徽小镇农业灌溉示范项目,依托藏桂水库水源,通过玻璃钢管输水,实现田间自压滴灌,解决近5万亩农田灌溉用水问题,为农业产业化提供了有力支撑。安徽省“十三五”对口支援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经社会发展规划项目中,2019年将安排7000万资金补助皮山县阿克肖水库建设,到2020年工程完工后,一座库容4395万立方米的水库将为皮山人民的生活与生产提供又一个稳定的水源。
    为了团结幸福水,和田有讲不完的故事。一座座水利工程的兴建,极大地改善着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状况,绿洲也一点点向沙漠延伸,拓展着人们生产生活的空间。水利工程是干群团结、民族团结的结晶,水利工程的兴修又进一步增进了干群、民族之间的团结,增强了人民的福祉。一股股高山清泉,赋于了草原绿洲的灵性,孕育着戈壁大漠的生机。



                  援疆教师:程平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