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和田的点点滴滴

发布日期:2019-3-30 浏览次数:1228
在新疆和田的点点滴滴

    来到新疆和田已有八个多月了,从炎炎夏季到凛凛寒冬,领会了西域的气候干涩,懂得了黎明的姗姗迟临,同时也欣赏到蓝蓝的天空和地域的浩瀚、宽广,慢慢地适应这里的一切,俨然,我已融入了这里,这里已成为我人生的第二故乡。前些时日,曾嬉戏在沙坡上,穿梭于金色的胡杨林间,带给我的不仅是一次次快乐,更多的还有深深的陶醉;夜深的时候,回味起从沙坡头上飞速下滑的瞬间刺激,沉醉于精美绝伦的异域风景当中,可能兴奋的一夜难以入睡。待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又独自坐在房间里沉思,难道我来到这儿仅仅是领会、欣赏和陶醉吗?不,当然不,我来到这儿是历练自己,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我要从沉迷于美景中醒悟过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这片供我呼吸的大地,因为这里需要我,这里患病的人们需要我,我要付出努力,全身心地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下面的点点滴滴记载着我这些天的历程,希望能很好地诠释这一切。

                         点滴1: 震惊

    刚到科室工作不久,就碰到几例小儿因异物呛到气管的病例,其中典型的是:一个不到两岁的娃娃,因咳嗽、发烧十来天来院治疗,临床申请胸部CT检查,通过CT仿真支气管镜成像技术(CTVB),发现右肺中间段支气管腔内一绿豆粒般大小的异物,并伴有不全阻塞性肺气肿及炎症,终于解释了患儿这十几天的咳嗽和后来发烧的病因,最后在儿科气管镜下成功取出气管异物——核桃仁。那一刻,我感到非常的震惊,由于小儿不会开口说话以及家长的粗心大意,患儿没能得到及时有效地治疗。

                         点滴2 :协作到胜利

    在这工作的四个多月里,我深深地感受到这儿的农民生了病不会及时来医院就诊,是“真会受、真能扛”,到后来受不了、扛不动了才万般无奈地来到医院就诊,下面我要说的是我十月中旬接诊的这位患者:一位23岁的维吾尔族女孩,左臀部突起一包块,肿块触及较硬,局部皮下血管充盈扩张;追问患者病史,已经发现肿块有两个多月了,最近疼痛加剧、行走不适,并引起左下肢行走受限,实在不能再继续忍受才来医院检查。
    诊断过程:核磁共振(MRI)增强扫描发现左侧臀部软组织内一碗口大肿块(直径为12.2 cm x 10.5 cm),明显不均匀强化,邻近髂骨有小片状骨质破坏;初步诊断为恶性病变——肉瘤,倾向髂骨来源,是常见的骨肉瘤吗?在我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随后CT扫描图像传输过来,没有发现骨肉瘤典型证据——肿瘤骨,不解的困惑使我陷入反思当中,难道先前的诊断方向错了,难道是软组织来源的恶性肿瘤,想到这儿,几种常见的软组织恶性肿瘤如神经源性、血管源性及肌肉组织来源的恶性肿瘤在我的脑海里都一一过了一下,并逐个排除否定,此时的我感到非常迷茫,心里默默地念叨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坐在旁边的维吾尔族同事阿地力突然提醒了我:“周主任,有没有可能是其他类型的骨肉瘤呢?”我顿时疑云解开,是尤文氏肉瘤,可以很好的解释上述这些征象,接着我们查询书籍和相关文献,国内外文献也有类似病例报道。11月份阿地力电话随访到这名患者,在乌鲁木齐自治区医院已手术治疗,术后病理也证实为尤文氏肉瘤,通话结束的那一刻,我和他站起击掌相庆,庆祝我们的正确诊断,这时坐在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送上热烈的掌声,好像是我们刚打完一次胜仗似的。(有关尤文氏肉瘤相关背景:此病发病率较低,好发于青少年,以长骨骨干相对多见,骨盆骨发生较罕见。)
点滴3:执着与生命
    可能是和地区医院把泌尿外科设立在西院区的缘故吧,在这儿检查出泌尿系统肿瘤的机率非常高,几个月下来已发现二三十例肾脏恶性肿瘤患者,一部分还是年轻患者,下面这位患者就是35岁的维吾尔族姑娘,因腰痛入住泌尿外科,入院时面色苍白,血红蛋白从100 g/L急剧降到57 g/L,静脉补液后测得血压仅为92/46 mmHg,提示体内存在活动性大量出血,当时病人情况非常凶险;为查明病因行增强CT检查,发现右肾包膜下大量血肿,维吾尔族同事帕丽坦电话询问患者最近没有外伤、手术史,大家感到疑惑,没有外伤,也没有手术创伤,怎么会出血呢?回过头来,通过上千幅CT图像仔细查找,终于发现被血肿包裹掩盖的肿瘤,彻底搞清楚了因肿瘤破裂导致的大量积血。随后通知泌尿外科主任,并立即采取外科手术切除,患者才转危为安。
点滴4:希望和信心
    我们放射科每天要接待两百多名患者前来做检查,因此经常会碰到一些疑难少见病例,记得上周二,一位来自洛浦县的38岁维吾尔族男性患者,因双下肢关节反复肿胀十余年来我们科室检查,四年前前往自治区医院,诊断为关节滑膜炎,三个月前在当地医院向关节腔内注射药物,均不见好转,他抱着一丝希望来到我们这里,行双膝关节核磁共振检查后,艰难地踱着小碎步来到我跟前,用一种祈求的眼光问我:“大夫,我到底得了什么怪病啊,都折磨我十几年了,不能工作,连走路都成问题了,现在只有想死的心了”。通过所做检查图像发现双膝关节腔内积液及大量积血,体检发现他双踝、双手指关节均肿胀,结合以往的检查资料,认真分析并最终考虑为一种少见病——血友病性关节炎(血友病性关节炎,因凝血因子缺失,患者活动后关节腔内容易出血,并出现反复出血、吸收的过程,长期造成关节骨质的改变),他拿到诊断结果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像是看到了治愈的希望和活下去的信心。
    这些点点滴滴只是我这些天接诊的四千多位患者中的一小部分,有些带给我心灵的震颤,有些让我品尝到胜利的滋味,有些处于对生命的尊重,有些是引领着希望和信心。这些点点滴滴就是平常中的一件件小事,只要多用心、多沟通、多思考,可能结局就不一样,现在夜里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的是今天那个病人我给他诊断地对吗,实在放心不下,过上几天要电话随访他现在的治疗情况。我将一如既往地持续下去,用爱心、责任心对待每一位患者,在和田第二故乡尽情地展示自己,发挥自身特长,为饱受疾病折磨的亲人们能早日康复,努力工作、慎思笃行,用这点点滴滴铸造我的人生价值,希望在新疆工作经历上留下重重的浓墨一笔,在我的和田故乡之路上烙下深深的足迹,也希望这里的人们健康、幸福。
    新疆是我国西北边陲重地,是著名的古丝绸之路西塞要道,是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和安徽相遥万里,但我们的心是紧紧相连的;新疆盛产香甜的瓜果,闻名天下的烤肉,还有好客的维吾尔族兄弟姐妹们,虽然我们言语不通,但维汉亲如一家。这时,催促着我入睡的铃声又一次响起,仿佛听到了沙漠中阵阵的驼铃声,是那么清脆和响亮,打破了这宁静的夜晚,也扰乱了我千头思绪,罢了,罢了,还是让穿着维吾尔族服饰的至亲们载歌载舞欢快起来,头戴六角帽的维吾尔族老汉坐着驴车再次踏进我的梦乡吧。(援疆医生:周之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