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6日 天山网刊发 冲破极端主义的精神牢笼

发布日期:2019-7-6 浏览次数:253
2019年7月6日 天山网刊发 冲破极端主义的精神牢笼


冲破极端主义的精神牢笼
徐贵相
    极端主义在新疆由来已久,罪孽深重,是危害新疆各族群众的一股浊流。极端主义鼓吹的“圣战殉教进天堂”等歪理邪说,是把群众推向人间地狱的精神鸦片,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恐怖主义意识形态。
    极端主义是策动暴恐活动的思想根源。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疆地区发生的数千起暴恐事件,背后都有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的阴影。从破获的暴恐案件看,作案团伙的纠集过程都是从非法宗教活动开始,通过拉拢成员,传播“圣战”音视频进行洗脑,灌输“殉教”意志,再进行暴恐训练,使一些人变成滥杀无辜的凶残暴徒。极端主义是万恶之源,一日不除,暴恐活动就难以禁绝,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就无从谈起。
    极端主义是裹挟无辜群众的精神迷幻。在新疆,极端主义把极端思想与宗教捆绑在一起,与广大信教群众捆绑在一起,与社会生活捆绑在一起,采取鱼目混珠、偷梁换柱的手法,教唆群众对抗政府管理,仇视所谓“异教徒”,干扰正常社会生活等。曾经一个时期,南疆一些地方出现“婚礼不能笑、葬礼不能哭,小卖部不能买烟酒,也不能看电视、听广播、看报纸”等怪现象。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人受到极端势力的蛊惑、蒙骗、裹挟,有的思想行为异常,六亲不认;有的无视国家法律,为所欲为;有的直接参与暴恐活动,丧尽天良,成为替极端势力冲锋陷阵的炮灰。
    极端主义是阻碍新疆前进的邪恶力量。在极端思想毒害下,南疆一些地方一度呈现背离世俗生活、背离主流价值、背离现代文明的逆向化趋势。在政治认同上,极端势力宣扬群众享受的优惠政策“都是胡大给的”,导致一些群众心里没有共产党、没有祖国的概念;在经济发展上,极端势力煽动“汉族人的东西不清真”等,导致一些群众排斥市场经济,缺乏竞争意识,沉浸在保守落后小农思想迷雾中;在文化生活上,极端势力大搞精神控制、文化排斥,导致一些少数民族文化被冲击、被禁锢、被封闭,一些群众思想扭曲、心理压抑,戴上了沉重精神枷锁。
    面对极端主义肆虐,新疆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疆方略,坚持依法治疆、团结稳疆、长期建疆,以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为重要抓手,综合施策、多措并举,探索出中国特色去极端化路径。
    牢固确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抵御渗透能力。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教育,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极引导各族群众牢固树立正确的国家观、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宗教观,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增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共同建设美好精神家园。
    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架起精神文化桥梁。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在保护各族群众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同时,加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培训,促进各民族文化在与中华各民族文化交流融合中,在与现代化参与交汇中,在与世界多元文化交流互鉴中蓄足底气、坚定自信,推动各族群众汲取科学知识、融入现代社会、共享文明成果。
    学习国家法律法规,培养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高举法治旗帜,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不管什么人,不管哪个民族,不管信仰何种宗教,都必须严格遵守宪法、法律、法规。通过学习普及法律知识,引导各族群众树牢对法律的信仰,知道什么行为合法、什么行为违法,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自觉依法办事。
    学习职业技能,增强摆脱贫困的素质能力。人有恒业,方能有恒心。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针对部分人员缺乏职业技能、就业困难等问题,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帮助他们熟练掌握1—2门职业技能,结业后促其有序转移就业、就地就近就业、自立自主创业,使之就业有岗、致富有门、生活有望,这有助于造就符合现代社会要求的产业队伍,有助于打赢脱贫攻坚这场硬仗,有助于改变群众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培养现代观念,激发生活信心。
    提倡移风易俗,建设健康文明的社会环境。良好社会风尚是遏制极端、消除愚昧的重要基础。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提倡各民族相互尊重风俗习惯,在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礼仪风俗等方面追求现代文明方式,引导新疆特别是南疆各族群众解放思想,使受到极端思想感染的群众摆脱恐怖主义威胁,摆脱所谓神权族权的禁锢,摆脱陈规陋习的束缚,在精神和情趣上向世俗化、现代化靠近。
    极端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敌人,去极端化也是世界性难题。新疆通过去极端化工作,最大限度挽救了有违法行为或轻微违法犯罪行为人员,最大限度消除了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与土壤,最大限度保障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侵害,这将为国际社会开展去极端化工作提供有益启示。
    去极端化是实现长治久安的治本之策,需要聚焦目标、精准发力。消除恐怖主义威胁要对症下药、标本兼治,重在治本。暴力恐怖是手段,民族分裂是目的,而极端主义是思想基础。必须坚持一手抓严厉打击,一手抓预防犯罪,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努力实现社会的长期稳定、持续稳定和全面稳定。
    去极端化既要靠法治也要靠德治,需要统筹兼顾、缺一不可。法安天下,德润人心。新疆的去极端化工作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进行,始终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以法律的科学性、权威性和强制性规范人们的行为。同时,要清醒看到,受感染的群众也是“三股势力”的受害者,必须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用拉的方式而不是推的方式,用挽救的方式而不是严惩的方式,用关爱的方式而不是嫌弃的方式进行帮教转化。通过教育培训,让受害者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去极端化不得妨碍公民正常权益行使,需要明确界限、分清是非。我国反恐怖主义法明确规定:在反恐怖主义工作中,应当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民族风俗习惯,禁止任何基于地域、民族、宗教等理由的歧视性做法。去极端化不是针对任何特定民族,不是去宗教化,更不是消灭特定民族文化。任何感染极端思想的人,都有必要接受帮助、教育和转化。根据国家宪法和法律的基本原则和要求,在去极端化工作中也最大限度地尊重和保障了公民人权不受侵犯。
    去极端化是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课题,需要国际合作、共同努力。严厉打击恐怖主义,深入开展去极端化工作,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历来主张在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基础上,开展对话合作,反对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中国将继续积极参加反恐怖、反极端主义的多边合作机制,联手遏制和打击极端主义,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宁作出新的贡献。(作者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


新疆反恐、去极端化的人权价值
丁守庆
    当今世界的恐怖主义,在极端主义的推波助澜之下,越发显现出其戕害无辜生命、危害公共安全、制造社会恐慌、肆意践踏人权的极大威胁,已成为世界毒瘤和国际公敌,必须共同打击。中国新疆地区饱尝极端主义助纣为虐的高频暴恐祸害,通过采取果断措施,实施标本兼治,赢得了反恐、去极端化斗争的重大阶段性成果。新疆的实践,充分彰显了依法反恐、去极端化工作成效,充分展示了中国政府矢志不渝地保护和发展人权的价值追求。
    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前提在于社会安定,所有良俗公序由德法维系。世界各国千差万别,但不妨碍在法理法治上达成共识:人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属于基本人权。即使战争状态,国际法也明确规定禁用生物化学武器,要求必须善待战俘,坚决反对杀戮平民。恐怖主义通过滥杀无辜、制造恐慌显示淫威,体现出挑战法律、泯灭天良的野蛮残暴,及其反社会反文明反人类的丑恶本性。其恐怖暴行为任何现代文明国家所不容,与保护和发展人权的价值观严重背离。
    一段时间以来,“三股势力”为达到分裂国家的政治目的,在新疆地区制造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暴恐分子疯狂残害普通民众、残忍杀害宗教人士、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公然袭击政府机构、蓄意制造暴乱骚乱等一系列犯罪行径充满血腥、惨绝人寰、令人发指。它破坏了新疆社会稳定的局面,迟滞了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给新疆各族人民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严重侵犯了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
    为响应各族群众对打击暴恐犯罪、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的迫切要求,新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以除恶务尽的决心和雷霆万钧的行动,换来了已两年多无一起暴恐案件发生的可喜局面,赢得了新疆各族人民好评、全国各地肯定、国际社会瞩目。新疆实践证明:坚决维护法律尊严、依法惩治暴恐犯罪,就能保证社会大局稳定;果敢精准打击和遏制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才是对基本人权的有力保障。

    中国政府遵循宗教发展规律,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写进了宪法。每个公民既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宗教里,有信仰这个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个教派的自由;有过去信教现在不信教的自由,也有过去不信教现在信教的自由。宗教信仰是公民个人的私事,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强迫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同时,中国作为世俗国家和法治社会,坚持“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原则,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禁止宗教干预行政、司法、教育、文化等公共事务,不允许利用宗教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的活动,依法严厉打击假借宗教策动暴恐、制造动乱的犯罪行为。宗教信仰自由不是宗教自由,尤其不是放纵宗教非法发展、无序发展、极端发展。

    暴恐活动一度在新疆高发颇发,主要原因是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同流合污,培养了一批为“圣战”而无知无耻无畏的亡命之徒。极端主义打着伊斯兰教旗号,把极端思想与宗教捆绑在一起、与特定民族捆绑在一起、与信教群众捆绑在一起、与社会生活捆绑在一起,把许多信徒引向蒙昧无知、引向犯罪深渊。恐怖组织利用极端化催发暴恐,不论其自诩如何神圣,受害者的人权遭到了肆意践踏,施暴者及其家庭最终也将沦为受害者。新疆地区推进去极端化,既是对宗教的正本清源,更是对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坚决捍卫,也为信教群众享有发展权提供坚强保障。

    极端化的最大危险在于,它完成了对规模族群人口和宗教信众的精神钳制,感染者却浑然不觉或习以为常。它驱使恐怖主义越发升级、蔓延范围越发扩大、滋长潜能越发强劲,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和许多国家的重大困扰:打击暴恐必须遏制极端,而去极端化却异常艰难。
    新疆的做法令人称道,既毁灭性打击了暴恐极端势力,又创造性挽救了大量受极端思想感染的人员。对少数十恶不赦、顽固不化的暴恐团伙头目、骨干分子,严惩不贷、依法处理,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侵害;对多数罪行较轻和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人员,以教育挽救为主,通过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法规、职业技能,最大限度摆脱恐怖主义影响,摆脱极端思想束缚,摆脱陈规陋习禁锢,树立法治意识,提升就业技能,激发生活信心,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的人道主义立场和襟怀。
    新疆职业技能培训的探索,破解了反恐、去极端化的困境,还推进了反社会人格矫正机制趋向健全完善。随着既有成果的巩固与发展,必将有更多的学员因掌握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现代科技知识而更新观念、摆脱蒙昧,因增强了国家意识、公民意识、法治意识而明辨是非、远离极端,因熟练掌握职业技能而提高就业本领、打牢告别贫困的基础。经过教育培训的学员所得到的,除了以一技之长增收置业的机会,还有升扬于心的饱满信心、泽被家庭幸福的希望。
    常言道,办法总比问题多。这个经验屡试不爽的前提,是方法论必须对头。新疆反恐、去极端化的系列举措彰显价值的关键,就是始终高举依法治疆的旗帜,始终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始终把维护和发展广大人民的人权作为所有维稳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作者单位:新疆社会科学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