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简报2014-8期

发布日期:2014-4-27 浏览次数:1564

 

 
辛勤耕耘收获多
 
安徽援疆老师如园丁一般地真情投入,用心教学,上好每一课,教好每一个学生,辛勤耕耘,收获了学生广泛的赞许。
援疆支教,重在认识,贵在态度,将个人的工作热情倾注于具体的教学工作之中。
鲍云老师担任地区一中担任高一年级的体育教学工作。在平时的教学过程中,以学生为主体,注重培养学生对体育的兴趣,让学生在愉快的体育实践中,充分实现自我展示,树立个人信心,体会到体育带来的成功乐趣。当他得知班级学生众多,许多同学都没有器材练习时,自费购置了篮球、足球、排球和跳绳分到所带的五个班级学生手中。同时,积极参与教研组的教学研讨活动,为教研组制定学年工作计划,参与创建校篮球兴趣小组的训练计划的制定,积极参与学校的各项体育赛事的组织活动。
方明洋老师担任地区一中九年级的数学教学工作,面对中考,为了尽快完成课本上的教学内容,转入中考复习,主动要求每周增加教学课时。当他得知所带班级有8名学生有意向报考内地高中班时,主动提出利用课余时间为他们辅导,没有地点,就用老师们的办公室,没有黑板,就把办公室油漆的墙壁当做黑板用。
教育的本质是以爱心唤醒学生的心灵,用真情激发学生的信心,全面促进学生的发展。
4月11日,皮山县“为梦奋进,携手同行”新疆少年儿童演讲比赛中,安徽支教老师马耀辉知道的学生阿比达勇夺桂冠,荣获初中组第一名,并代表皮山县参加和田地区总决赛。这次大赛是和田地区第九届“爱在新疆”“爱在和田”“童心共筑中国梦,团结奋进我同行”读书征文和演讲比赛系列活动之一,马耀辉老师在接受指导任务之后,根据大赛主题,积极设计辅导方案,用一片爱心滋润参赛学生的心田,赢得了学生感情和思想上的认同,为最终获得大赛的好成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地区一中担任美术教学工作的詹桂芳老师,刚开始走进教室的时候,痛苦中伴随着无奈。教学用书没有,绘画工具、材料也没有,难道学生们真是来听天书的?怎么办?詹老师想,还是我自己买吧。从那以后,每次上课,詹老师都将自己买来的绘画专用纸和其他绘画材料、资料分发给班上所有的学生。学生们感受到了詹老师无私的爱心,授课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认真听课的学生由原来的一半发展到现在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詹老师终于发现,爱心的付出,会让自己的学生变得非常可爱,詹老师也不知不觉爱上了这些调皮、纯真的孩子。学生们也喜欢上了詹老师。每次画范画,都说:“老师,你画的真漂亮!”上课前或下课后喜欢围着詹老师话家常,问问题了。一次有个学生过生日,詹老师给她画了一幅速写,她开心的不得了。
留任援疆的陈仓筛老师,今年在地区二中担任语文教师,负责二中支教队的工作。面对民汉合校以汉族学生为主的学生对象,如何提高民族学生的语文水平,是陈老师一直与学校同仁们共同思考的课题。陈老师带领语文组老师们一起共同研究“信心激发,阅读引领,全面提高民族学生语文素养”课题,将课堂教学实际与教学研究有机结合,以教育理论指导并带动课堂教学实际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果。陈老师还主动开展家访活动,与学生家长、学生面对面探讨语文学习的现状、提高语文素养的办法、养成语文学习良好习惯等问题,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欢迎。
同样是留任援疆的肖彬老师,在承担生物教学、建设地区一中校园网等工作的同时,还要负责一中支教队的工作。繁重的工作,没有让这位来自蚌埠的皖北汉子叫苦叫累,反而觉得援疆工作的充实、援疆生活的丰盈。但是,年迈的母亲,患病在床。肖彬在母亲的病榻前,紧紧握着母亲的双手,泪眼婆娑中,还遥望着万里之遥的和田,遥想着和田地区一中的孩子们。爱心,回报给自己的母亲,以尽儿子的孝心;爱心,还要给与边疆的学生。在母亲已经无法用语言清醒地表达留恋之情的时候,肖彬还是怀揣着对母亲的无限歉意再次走进和田。
援疆,更是让我们的心紧紧贴近学生的心灵,让孩子们在春风化雨般的情境中收获成功的喜悦。
来自淮南的张晓沛老师,是一位爷爷辈的老教师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三换工作岗位。第一学期上半学期在初三年级担任三个班的物理教学任务,下半学期在高一任教,这一学期又被安排到高三年级担任两个班(其中一个班是复习班)的物理教学工作。面对这样的工作安排,张老师毫无怨言服从学校工作大局。在每一个新的岗位,都积极想办法,加强与学生的情感交流、语言交流,了解学生的学习、生活状况,立足于他们的基础条件,激发学生学习兴趣,调动学生学习热情,引导学生不惧物理,慢慢地喜欢物理,最后热爱物理。张老师在教学上利用一切机会让学生用汉语读定义、定律等物理概念规律,用汉语讲物理过程的分析,用汉语说物理问题的解答,提高学生的汉语水平;物理情境的引入、物理问题的设计,尽可能利用学生生活中所熟悉的简单事例,物理过程的分析尽可能浅显通俗,便于学生的理解与掌握。
在地区二中担任政治教师的冯晓东在自己的援疆日志中写到:
“记得我第一次刚进教室的时候,我就听见了一片骚动,其中不乏尖叫声。我知道可能是他们见了我有些激动。走进教室,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站起来,很响亮地大声喊着:‘老师好!老师欢迎你!’我给大家鞠了个躬后,礼貌地说:‘同学们好,请坐!’”
“面对着许多个子比我还高的维吾尔族的学生,我从容地做了自我介绍,当我播放一段介绍祁门风貌短片的时候,课堂上有些骚动,学生们用我根本无法听懂的维吾尔语窃窃私语,我知道他们对我充满了好奇。”
“讲课的时候,考虑到学生们的汉语程度,我把我的语速放得很慢,但还是有同学反应迟钝。虽然有的学生的汉语不是很流利,但是他们都很积极地配合着我的讲课。下课以后,同学们又齐刷刷地站起来大声说:‘谢谢老师,老师再见!’我刚刚走到门口,同学们就激动地把我围得水泄不通。问了很多奇怪的问题。”
“回到办公室,一位经过我刚才上课的教室听了我讲课的老师说,今天娃娃们的表现特棒,声音比往常大了很多。我听了很开心,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心想学生接受我了。”
是啊,心灵的接纳,情感的交融,才是我们援疆人最大的收获。

相关文章